“汉语热”在澳洲兴起 中文已成为第二大语言
发布日期:2018-10-11

  原题:澳大利亚“汉语热”如何持续深入

“汉语热”在澳洲兴起 中文已成为第二大语言

  图为澳大利亚澳华历史博物馆展出的展品。新华社发

  近年来,一些媒体纷纷报道澳大利亚“汉语热”现象,声称汉语已经成为澳大利亚第二大语言,澳洲学校刮起了汉语学习热潮。这些消息,在让我们为中国语言文化“走出去”感到自豪的同时,也深深地引发了我们对澳洲的热情。那么,澳洲“汉语热”缘何兴起,如何进一步提升汉语和中国文化的影响力呢?

  中文已成为澳洲第二大语言

  步入21世纪以来,澳大利亚“汉语热”持续升温,说汉语的人数不断增多。澳大利亚统计局发布的实时人口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8月29日,澳洲人口约为2502.2万,比之前预测的21世纪中叶达到2500万人口提前了32年。澳洲人口增速如此之快,亚裔移民尤其是华人移民发挥了重要作用。华人新移民数量的快速增长,使得澳洲说汉语的家庭持续增多。据澳洲统计局的数据,2016年约有59.7万澳洲居民在家说普通话,比五年前增长了0.9%,位居澳洲家庭语言使用人数的第二位。此外还有28.1万居民在家说粤方言。

  澳洲学汉语的人数也在逐年递增。澳洲澳中关系研究院2016年的一份报告指出,2008年—2016年,澳洲汉语学习者翻了一番,达17.3万人,占该国学生总数的4.7%。西悉尼大学汉语教学专家齐汝莹博士表示,2018年新南威尔士州公立中小学共有3万多名学生学习汉语。在澳洲中学任教多年的资深汉语教师方夏婷博士表示,2018年新州约有1200多名学生参加高考HSC的汉语科目考试。这些人数均创下历史新高。

  澳洲高考的汉语科目考试是观察青少年汉语学习的风向标。最早将汉语科目列入高考的是维多利亚州,它也是目前全澳汉语学习人数最多、汉语教学水平最高的州。自2008年起,维州公立小学阶段学习汉语的人数急增。2008年—2015年,维州学习汉语的小学生人数从1万人增加到4万人。2016年汉语学习者位居维州外语学习人数的第二位。维州高年级汉语学习者也比其他州多,2016年该州12年级(相当于中国高三年级)汉语学习者共有3027名。

  维州高考VCE将汉语考试分为两类,即“中文作为第一语言考试”和“中文作为第二语言考试”,后者又分为“第二语言初级考试”和“第二语言高级考试”。前者针对的是在中国接受了至少七年正规中文教育的华人考生。后者中的高级考试针对的是在中国接受正规中文教育少于七年的华人考生。后者中的初级考试则主要针对非华人考生。VCE考试机构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参加中文作为第一语言考试、中文作为第二语言高级考试、中文作为第二语言初级考试的考生人数分别为2110人、545人、784人,其中约77.3%为华人考生。

  新南威尔士州高考HSC的汉语考试也同时面向华人及非华人。华人可参加“HSC中文母语组”及“HSC中文继承语”两个类别的课程及考试。非华人可参加“初级中文”及“中文进阶”两个类别的课程及考试。2012年—2016年,华人新移民数量猛增,使得“HSC中文母语组”考生人数也最多,年均人数为678人。其次是在新州居住时间较长的华人老移民,其子女为主体的“HSC中文继承语”考生年均人数约为103人。参加HSC汉语考试的非华人考生较少,2012年—2016年参加“初级中文”的非华人考生年均约为41人,参加“中文进阶”的非华人考生年均约为21人。

  “汉语热”缘何在澳洲兴起

  澳洲“汉语热”的兴起和持续,与近年来华人新移民数量的快速增长有关。澳洲统计局2018年7月发布的数据表明,2012年—2016年,华人新增移民数量保持在澳洲新移民总量的第1位(2012年)和第2位(2013年—2016年)。2017年澳洲华人总数约为121.4万人,约占当年该国总人数的5.6%。

  从汉语使用来看,澳洲在家中使用汉语的居民几乎都是华人。华人家庭是保持汉语活力、传承中华文化的重要场所。无论是出生在澳洲的华人,还是长大后移居澳洲的华人,他们入学之前汉语听说能力的发展,与家庭语言环境密不可分。

  从汉语教学来看,澳洲小学和初中的汉语学习者既有华人也有非华人,高中阶段学汉语和参加高考汉语考试的学生中80%以上是华人。澳中关系研究院2016年的报告指出,澳洲12年级非华人学习者的数量在逐年下降。在澳洲的大学,大一大二阶段学习汉语的既有华人也有非华人,大三大四的汉语学习者多为华人。

上一篇:消除大班额的路径与逻辑
下一篇:鼓励学生个性化发展织金百名学生各获万元奖学金